Montemar

Hjartað Mitt.
杂食系 本命糖妮轰母
欧美墙头众多
Evak All铁 福华/华福
只要不虐什么粮都吃得下
非常容易被种草和掉坑
对自己的天坑脑洞很绝望

【昊山】我觉得我们盟主有猫饼

写在前面:严重ooc预警,非战斗人员请即刻撤离。
这是一个把傻白甜写成神经病的悲剧。大概或许可能…不会有后续。嗯就这样。

Summary:两个神经病谈恋爱(也可能并没有)

  一

  我觉得我们盟主有毛病。

 二

  我们盟主姓刘,名昊然,江湖人送别号刘耿直。
  
  刘耿直在江湖上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好青年。
  
  正直善良,武艺高强;志向高洁笑容甜,身段妖娆牙口好。
  
  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。
 
  我说的以前,是指我发现盟主有病之前。
  
  现在我觉得我们盟主真的有病,是潜伏多年的、病。
  
  我,张一山,以我“盟主最喜欢的也是唯一的护法”的名头起誓,这个判断没有掺杂任何个人的因素。
  
  才没有呢。

  三

  我们盟秉持着勤俭节约的盟训,总坛坐落在一个(穷山恶水)山清水秀的地方。

  那日日头毒的很,我在勤勤恳恳的练 剑,盟主寻了处阴凉,好整以暇地盯着我。
  
  我觉得他一定是想偷学我家传的绝世剑法。
  
  我一向懂得怎么不露声色地拍上司的马屁,但拍马屁,自有拍马屁的一套,是万不可将家传剑法也一并拍在马屁上的。
  
  笑话,我家的剑法不传男不传女,只有我老张家独苗张一山一个人会,就算是盟主,也休想占了便宜去。
  
  于是我提气抬臀收腹,力从地起,卯足了劲……
  
  ……
  
  耍了一招浩然正气。
  
  浩然正气是我们浩然盟的绝学,作为本盟的护法以及一枚高级马屁精,将本盟的剑法耍得惊天地泣鬼神那是职责也是本分。
  
  我对自己非常有信心。

  我等着盟主夸我。

  盟主果不其然的夸了我。

  他说 :“一山,你真好看。”
   
   ……
   
   ……
   
   ……
   
   有、有毛病!

 

   我觉得盟主病的不轻。
   
   而且盟主的病可能会传染。
   
   因为我觉得好热,特别是…脸。
   
   我觉得我需要一个人静静。
  
   ……
   
   或许还需要一个大夫。
   
   对!找大夫去。我提剑、拔腿。
   
   等等…
   
   为什么我的剑不见了。
   
    “一山,你的剑,给你。”
   
   盟主捡起了落在我脚边的剑,握在手里,递给我的时候,露出了两颗漂亮的虎牙。
   
   一个标准的刘昊然式笑容。
    
   我觉得我现在可能…
  
  需要一个御医。
    
   普通的大夫可能救不了我了,我觉得我的脸可能…着了。
  
#脸上着火这种毁容程度能治的好么,在线等急#
    
    我一把抢过盟主手里的剑,为了生命安全,我决定还是先离盟主远一些。
   
    毕竟我可是张家独苗!
    
    “盟主,先行一步。”
  
    我提气移步,在施展出我绝世无双的轻功之前,脚下一滑。
    
     妈的!谁磕的瓜子!
    
     “一山,一山你没事吧,怎么脸这么红?”什么?我居然…在盟主的怀里?
     
     嗯?这问句我好像在哪个话本上见过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 当时主角是怎么回答的来着?
     
     “我、我没有。”想起来的同时,回答亦脱口而出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我觉得自己果真是被盟主传染了,讲话都开始不过脑子了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盟主愣了愣:“明明红成这样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 盟主懵逼脸的形态…那一口白牙真是举世瞩目啊。
     
     “你、讨厌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天哪!
     
      天!
     
      啊!
     
      刚才谁在讲话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那不是我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那真的不是我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你信吗…
    
      盟主…你冷静!别痴汉笑啊我好怕。
 
   

end  or  tbc

   

   

  

评论(14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