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emar

Hjartað Mitt.
杂食系 本命糖妮轰母
欧美墙头众多
Evak All铁 福华/华福
只要不虐什么粮都吃得下
非常容易被种草和掉坑
对自己的天坑脑洞很绝望

杂谈│“当我更新的时候我在想什么。”

没毛病

陌陌今天不在家:

说的就是我……_(:зゝ∠)_


寒衣-我是奶酪君的Soulmate:



卿月:







是我








格瓦拉:















排每一个字……_(:з」∠)_
确实就是我了_(:з」∠)_
















自耕少年AO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是我、是我!!!  (Cry笑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愛每個小紅心小藍手和評論的天使們…!(;∀;)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T_theresa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确实就是我了哈哈哈哈哈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迷野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听说大家需要无水印原图,特放出与诸君共勉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オトナ少女:

终于……看到Tarjei来Henrik生日派对,但他俩各自晃来晃去根本没有同框的机会,还是Siv妈靠谱,给我们拍了一张合影(˶‾᷄ ⁻̫ ‾᷅˵)

昨天女神的facebook…居然…更新了…???

I got an idea.
脑洞产物

题:鞋底走穿是因为他穿越万水千山,翻山越岭去见自己的爱人了吗

      耿直boy遇上文艺老司机     
  脑回路不同也可以谈恋爱啊

   

   昊然:  “你会喜欢上一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   一山:“他为了见我,可以不顾万水千山,跨过所有艰难坎坷。”推眼镜

   然后老司机就忽然失去了耿直boy的消息,老司机很想念他,但不行,他得端着,他可比他大五岁呢。

   不久后,他收到了一个快递包裹,里面是一双底穿了的破鞋。

    “为了见你能跨越万水千山,我绕了好远好远,还没有几座山我的鞋子就走穿了,但是我一定会来见你的。”

   老司机的所有套路都套不上他家boy的脑回路,他只能扶额。

   这个傻孩子。

   破鞋这种定情信物,也只有我能收的下了吧。

【昊山】我觉得我们盟主有猫饼

写在前面:严重ooc预警,非战斗人员请即刻撤离。
这是一个把傻白甜写成神经病的悲剧。大概或许可能…不会有后续。嗯就这样。

Summary:两个神经病谈恋爱(也可能并没有)

  一

  我觉得我们盟主有毛病。

 二

  我们盟主姓刘,名昊然,江湖人送别号刘耿直。
  
  刘耿直在江湖上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好青年。
  
  正直善良,武艺高强;志向高洁笑容甜,身段妖娆牙口好。
  
  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。
 
  我说的以前,是指我发现盟主有病之前。
  
  现在我觉得我们盟主真的有病,是潜伏多年的、病。
  
  我,张一山,以我“盟主最喜欢的也是唯一的护法”的名头起誓,这个判断没有掺杂任何个人的因素。
  
  才没有呢。

  三

  我们盟秉持着勤俭节约的盟训,总坛坐落在一个(穷山恶水)山清水秀的地方。

  那日日头毒的很,我在勤勤恳恳的练 剑,盟主寻了处阴凉,好整以暇地盯着我。
  
  我觉得他一定是想偷学我家传的绝世剑法。
  
  我一向懂得怎么不露声色地拍上司的马屁,但拍马屁,自有拍马屁的一套,是万不可将家传剑法也一并拍在马屁上的。
  
  笑话,我家的剑法不传男不传女,只有我老张家独苗张一山一个人会,就算是盟主,也休想占了便宜去。
  
  于是我提气抬臀收腹,力从地起,卯足了劲……
  
  ……
  
  耍了一招浩然正气。
  
  浩然正气是我们浩然盟的绝学,作为本盟的护法以及一枚高级马屁精,将本盟的剑法耍得惊天地泣鬼神那是职责也是本分。
  
  我对自己非常有信心。

  我等着盟主夸我。

  盟主果不其然的夸了我。

  他说 :“一山,你真好看。”
   
   ……
   
   ……
   
   ……
   
   有、有毛病!

 

   我觉得盟主病的不轻。
   
   而且盟主的病可能会传染。
   
   因为我觉得好热,特别是…脸。
   
   我觉得我需要一个人静静。
  
   ……
   
   或许还需要一个大夫。
   
   对!找大夫去。我提剑、拔腿。
   
   等等…
   
   为什么我的剑不见了。
   
    “一山,你的剑,给你。”
   
   盟主捡起了落在我脚边的剑,握在手里,递给我的时候,露出了两颗漂亮的虎牙。
   
   一个标准的刘昊然式笑容。
    
   我觉得我现在可能…
  
  需要一个御医。
    
   普通的大夫可能救不了我了,我觉得我的脸可能…着了。
  
#脸上着火这种毁容程度能治的好么,在线等急#
    
    我一把抢过盟主手里的剑,为了生命安全,我决定还是先离盟主远一些。
   
    毕竟我可是张家独苗!
    
    “盟主,先行一步。”
  
    我提气移步,在施展出我绝世无双的轻功之前,脚下一滑。
    
     妈的!谁磕的瓜子!
    
     “一山,一山你没事吧,怎么脸这么红?”什么?我居然…在盟主的怀里?
     
     嗯?这问句我好像在哪个话本上见过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 当时主角是怎么回答的来着?
     
     “我、我没有。”想起来的同时,回答亦脱口而出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我觉得自己果真是被盟主传染了,讲话都开始不过脑子了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盟主愣了愣:“明明红成这样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 盟主懵逼脸的形态…那一口白牙真是举世瞩目啊。
     
     “你、讨厌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天哪!
     
      天!
     
      啊!
     
      刚才谁在讲话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那不是我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那真的不是我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你信吗…
    
      盟主…你冷静!别痴汉笑啊我好怕。
 
   

end  or  tbc

   

   

  

这是一个中奖绝缘体被大馅饼砸中的故事
and一个大概不怎么走心repo (害羞脸)
蟹蟹这个貌美如花人人爱的太太
@DoomTony毒安利 甩在我脸上的巨大馅饼
最后一个痴汉脸甩给身段妖娆的我铁
兴奋到起飞

旋转
跳跃
……

オトナ少女:

可算又见到正脸了~
羡慕Honk呀,青春俊美(这样的角度自拍脸也是巴掌小)家境优越(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)前途无量(可文可武)。


skam是第一部认认真真追下来而且放不下的剧。 没了skam的日子一定很寂寞,也害怕圈的热度慢慢退了。
还好还有平行宇宙,在那里skam的所有小伙伴都在一起,隔着大陆大洋围观的我们也是。
完结纪念,在每一个宇宙里,他们都会在一起。
Alt er love.